資料圖:鄧小固態硬碟平閱讀《人民日報》
人民日報1950.10.1第6版《開太平洋房屋國一年在西南》

人民日報 1982.09.02第2版《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隨身碟開幕詞》
人民日報 1985.01記憶體.01第1版《在中央顧問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
  編者按:
  2014年8月22日是鄧小平同志誕辰110周年紀念日。人民網記者梳理了鄧小平在《人民日報》上署名發表的文章,與網友共享這位中新成屋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的韜略智慧。
  人民網記者檢索數據庫發現,據不完全統計,在《人民日報》上刊登的文章中,署名作者有鄧小平的(包括單獨和聯合署名)共37篇,其中闡述對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看法的論著和報告為29篇,其餘8篇則包括題詞、電文、悼詞等。
  從大西南到黨中央,始終關心經濟發展
  鄧小平發表在《人民日報》上最早的一篇文章,是1950年10月1日在《人民日報》第6版的《開國一年在西南》。這篇文章主要總結了自1949年開國大典後鄧小平隨軍解放西南併在西南工作的成果,以及他所發現的重要問題。鄧小平在總結問題時,把財政問題和工業管理放在最優先的位置。
  約一年後,鄧小平再次在《人民日報》頭版發表文章《西南區工作情況與今後任務——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十七日在西南軍政委員會第三次全體委員會議上的報告》。報告指出:“愛國增產節約運動是全國人民的中心任務,也是我西南人民的中心任務,全西南人民必須動員起來,把它作為各廠礦企業、各機關、各界人民訂立與修正愛國公約的主要內容,認真貫徹地行動起來。”
  改革開放以後,鄧小平關於經濟發展的論著更加豐富。1982年《人民日報》刊登的中共十二大開幕詞中,鄧小平指出,加緊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爭取實現包括臺灣在內的祖國統一,反對霸權主義、維護世界和平,是我國人民在八十年代的三大任務。這三大任務中,核心是經濟建設,它是解決國際國內問題的基礎。文中,他還特別提出,要進行經濟體制改革和打擊經濟領域破壞社會主義的犯罪活動。
  1984年10月22日,鄧小平在中央顧問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上的講話,全文刊登在《人民日報》1985年元旦的頭版上。講話中首次詳細闡述了國民經濟“翻兩番”的意義。
  鄧小平說:“翻兩番的意義很大。這意味著到本世紀末,年國民生產總值達到一萬億美元。那時不按人口平均而按國民生產總值來說,就居於世界前列了。這一萬億美元,反映到人民生活上,我們就叫小康水平;反映到國力上,就是較強的國家。”
  “翻兩番還有個重要意義,就是這是一個新的起點。再花三十年到五十年時間,就可以接近經濟發達國家水平。不是說制度,是說生產、生活水平。這是可能的,是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
  鄧小平在《人民日報》上發表的最後一篇署名文章,是整理自他1992年“南方談話”的內容,主要是關於經濟建設和改革開放的。在這篇著名的講話中出現了一系列為後人耳熟能詳的論斷。例如:“改革開放膽子要大一些”;“姓‘資’還是姓‘社’的問題判斷的標準,應該主要看是否有利於發展社會主義社會的生產力,是否有利於增強社會主義國家的綜合國力,是否有利於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計劃多一點還是市場多一點,不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本質區別”;“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
  文章最後,鄧小平語重心長地說:“如果從建國起,用一百年時間把我國建設成中等水平的發達國家,那就很了不起!從現在起到下世紀中葉,將是很要緊的時期,我們要埋頭苦幹。我們肩膀上的擔子重,責任大啊!”
  鄧小平理論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大理論成果,從鄧小平在人民日報刊發的一系列文章中,可以看到這些理論成果的從萌芽到逐步成熟的過程。
  1951年,鄧小平為紀念中國共產黨的三十周年寫了一篇《緊密地聯繫群眾是我黨的光榮傳統》,這是他最早刊登在人民日報上的關於黨的建設的文章。文中寫道:“聯繫群眾是我黨的光榮傳統,我們黨的地方組織一般地都學會了‘由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集中起來,堅持下去’的方法,懂得如何把中央的方針與本地的實際情況結合起來,懂得把群眾的反映當作衡量黨的政策和工作方法是否正確的一面鏡子,並據以改正自己的錯誤,洗刷自己身上的官僚主義灰塵,改進工作方法。”
  1983年人民出版社出版《鄧小平文選》,隨後《人民日報》於當年7月1日頭版刊登了鄧小平於1978年12月13日十一屆三中全會前夕所作的著名講話《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
  文中寫道:“只有解放思想,堅持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理論聯繫實際,我們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才能順利進行,我們黨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理論也才能順利發展。”這篇講話被認為是改革開放的先聲。
  人民日報刊登的鄧小平關於黨的建設相關的署名文章,還包括1983年7月2日頭版刊登的《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1987年2月16日頭版刊登的《在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1989年8月22日頭版刊登的《共產黨要接受監督》、1991年3月10日頭版刊登的《重要的是做好經常工作》。這些文章大多數屬於舊文,但在特定時期刊登出來,用以指導當時的社會實踐,體現了鄧小平理論的前瞻性和現實指導意義。
  例如,1987年所載的《在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一文,是1962年6月2日鄧小平在“七千人大會”上的講話。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在二十多年後重新在人民日報上刊發此文,是為了重申黨的建設方面的問題。這篇講話論述了堅持黨的優良傳統的重要意義,透徹地闡明瞭民主集中制的原則,指出民主集中制是黨和國家的根本制度,是關係黨和國家命運的事情,要在全黨恢復和堅持民主集中制。
  解放思想的另一個重要表現是重視教育科學文化事業的發展。1977年7月鄧小平復出以後,就自告奮勇主管教育科技方面的工作,並推動恢復了統一高考制度。1978年3月18日,他在全國科學大會開幕式上講話,全文刊登在22日的人民日報上。這次講話強調:“正確認識科學技術是生產力,正確認識為社會主義服務的腦力勞動者是勞動人民的一部分,這對於迅速發展我們的科學事業有極其密切的關係。”
  此後,《人民日報》在1978年接連刊登了鄧小平《在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在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會上的祝辭》,再次強調要尊重教育和文藝工作者,強調“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文化發展方針,這都充分表現了鄧小平對文革後發展教育和文藝事業的關註。
  除工作報告和會議講話外,鄧小平在《人民日報》上署名發表的其他文章數量有限。但在這有限的文章中,亦可以窺見鄧小平作為一名傑出外交家的語言藝術和個人魅力。
  1962年,鄧小平在《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日本人民的傑出戰士——為祝賀野阪參三同志七十壽辰而作》,以祝賀日本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野阪參三的七十大壽,並藉此表達了對中日關係的期待。他寫道:“戰爭教育了人民。日本人民在苦難中贏得了進步。儘管鬥爭的道路還是曲折的,但是,日本人民的前途是光明的。美帝國主義對於中日兩國人民的壓迫,使中日兩國人民更加團結起來了,使我們兩國共產黨的富有傳統的團結,也更加鞏固了。”
  1982年9月24日,鄧小平會見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這次談話的內容以《我們對香港問題的基本立場》為題發表於1993年9月24日的《人民日報》上。
  鄧小平首先態度堅決地表示“我們對香港問題的基本立場是明確的”。他說:“坦率地講,主權問題不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如果中國在一九九七年,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四十八年後還不把香港收回,任何一個中國領導人和政府都不能向中國人民交待,甚至也不能向世界人民交待。如果不收回,就意味著中國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國領導人是李鴻章!” 隨後,針對撒切爾夫人對香港回歸後面臨“災難性的影響”的說辭,鄧小平則非常巧妙地回應稱:“希望從夫人這次訪問開始,兩國政府官員通過外交途徑進行很好的磋商,討論如何避免這種災難。”再次表達了中國收回香港並支持香港繼續繁榮發展的決心。
  《悼伯承》一文是鄧小平發表在《人民日報》上的唯一一篇私人名義的紀念文章,從中可以看到鄧小平另一面的個人文字風格。文中以深刻的懷念之情回顧了與劉伯承共事的點滴。鄧小平回憶說:“我們一起工作,是1938年在八路軍一二九師,一個師長,一個政治委員,以後在晉冀魯豫野戰軍、中原野戰軍、第二野戰軍,前後共事十三年,兩人感情非常融洽,工作非常協調。我比他小十多歲,性格愛好也不盡相同,但合作得很好。人們習慣地把‘劉鄧’連在一起,在我們兩人心裡,也覺得彼此難以分開。”
  鄧小平稱贊劉伯承說:“順境也好,逆境也好,無論何時何地,客觀環境有什麼變化,他始終是把自己的一切貢獻於、服從於黨的需要,把自己融合於黨的事業之中,毫無個人榮辱得失的考慮,真正達到了忘我的境界。”其實這也可以說是鄧小平本人一生精神的寫照。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店面設計

cj03cjhew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