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4月6日電 臺灣《旺報》6日刊文《如果臺灣創意 加上日本紀律》。文章稱,雖然這世界沒有完美的狀態,但如果能把日本的紀律和群性,結合臺灣的彈性和創意,那會是多美好的一個組合。
  文章摘編如下:
  雖然這世界沒有完美的狀態,但我曾在想,如果能把日本的紀律和群性,結合臺灣的彈性和創意,那會是多美好的一個組合。
  這幾天在日本出差,心裡頗有感觸。這是一個高情境文化的國家,我曾經問過一個同時精通英日語都接近母語等級的好朋友,英文難還是日文難?
  他的回答是:英文相對於日文來說比較簡單,並不是文法或是單字的問題,那些都是小事,而是日文的使用,需要對說話的情境,依據不一樣的對象,不一樣的內容,做適當的調整,這方面需要的是高度的文化歷練,而不是透過單字或文法學習就可以知道的。而英文其實是一個相對直接的語言,較為邏輯也較為明確,所以,他覺得日文比較難。
  我在一篇學術論文中讀過,如果以個性和群性為橫軸,民族性越右邊越有個性,越左邊越有群性。彈性和紀律為縱軸,越往上越有彈性,而越往下越有紀律。
  日本人重細節
  落在第一象限,有個性又有彈性的,就是臺灣。臺灣人有個性、彈性大,但沒什麼紀律。而有個性,又有紀律的,則是德國,落在第四象限。而在群性強的那外一面,有群性,確是高彈性的,是落在第二象限的韓國。而高群性,卻又高紀律的,就是在第三象限的日本了,和第一象限的臺灣成為一個互補關係。
  這一次來日本談合作,過程一路順暢,在最後結束的時候,對方想致贈他們所投資的經濟型商務旅館的住宿券,讓我方來體驗。
  但是他在拿出住宿券的時候,卻不是直接拿給我這邊的洽談人員當禮物,而是交給了擔任翻譯工作的中間商,並且透過翻譯表達,說明由於我們臺灣這邊在座的都是企業的高層人士,如果拿這個經濟型的商務旅館體驗券直接面交給我們,那真的太失禮了,有損我們的身分。所以他必須把這個住宿券交給中間商,日後透過他們找時間再轉交給我們。這雖然只是一件小事,但是這種對人情世故的考量到瞭如此境界,也真的令人印象深刻。
  談合作結束的最後一天下午,把事情辦完後剛好有一個小空檔。由於我住的地方離日本皇居很近,久聞皇居的護城河周圍一圈剛好5.5公里,一向是東京非常熱門的慢跑地點。
  鬧區沒有逆向跑者
  下午4點多,我換上了球鞋跑步去。當天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慢跑的人不少,這皇居一圈的周圍其實就是街道旁的人行道,繞著皇宮這一圈的景色特別漂亮,市政當局甚至在路邊設立了淋浴站,來服務廣大的運動市民。
  我一過馬路後就開始隨著人群跑步,跑了10分鐘,突然間發現,怎麼都沒有遇到從對向來的跑者。我一般在學校跑操場的時候,的確常常都是逆時針跑,偶有遇到反向跑的。但我在跑的並不是操場,而是一般的車水馬龍的人行道,結果我跑完接近1小時的時間,居然沒遇到任何一個與我逆向的跑者或行人,所有人都是逆時針的走。
  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很瞭解日本文化的友人,他笑著告訴我,這就是日本的文化性,雖然政府沒硬性規定人行道要怎麼走,怎麼慢跑;但大家約定成俗之後,就基本上成為一個法則。他還說,有空去看看在橋下用紙箱搭居所的游民聚集地,紙箱一個一個排列整齊,方向一致,不知道的人看到還以為是軍隊扎營呢!如果連游民這樣的社會邊緣人都這麼地遵從體制,更何況社會中的一般人!
  但是在這樣高紀律、高群性的背後,就會缺少了創新和突破的土壤,尤其在學術上和商業上更為顯著。在學術上和商業上,如果你要突破,勢必就得推翻過去前輩的設定和成就,甚至,你要證明他是錯的,才能夠超越他。但是在日本的文化情境下,不論是主觀上不願意或是客觀上的不能夠,日本人都傾向避免這樣的狀況發生,所以在學術論文的創新發表,或是創業經營上的管理突破,日本往往都會在質和量上落後於他方。這和臺灣人動不動就想當老闆的文化習慣來說,的確是有很大的不一樣。
  看看日本,想想臺灣。
  由於我們的高彈性和有個性,臺灣創造了80年代的經濟奇跡,大家所熟悉的台商007皮箱闖天下、亞洲四小龍的輝煌歷史、中小企業為產業主力而安然度過金融海嘯等故事,我就不用贅言了。
  但由於世界經濟板塊的快速變化,很多新興市場國家的急起直追,臺灣產業面臨需要為生存而改變的時刻。在臺灣的文化環境里,我們從來不缺乏創意發想的能力,但每到執行的時候,總是有種種原因,讓人感覺少一口氣……
  三分鐘熱度的創意
  我們文化中的有個性、有彈性、有創意,並不能代表過去成功,未來一樣成功。如很多社論文章所言,現在的我們反而常常“聰明反為聰明誤”:在群體里,大家都有意見,所以就算民主中最重要的游戲規則,數人頭決定的少數服從多數,這在臺灣也常常不跟著規則走。
  臺灣人常常覺得因為我有主張、我有想法,而這個主張和想法就應該凌駕一切之上,游戲規則只要和我的想法違背,那就不是我的游戲規則,所以很多重大政策或是決定,只要有人有意見就做不下去了。
  談到個人面,臺灣人對成功有急迫性,但是對進步沒耐性。所以往往商業創意十足,想要一步登天;說的多,做的少,擴張迅速,卻不蹲馬步,結果搞出了一堆泡沫商業模式,三分鐘熱度的追捧,創造出無數曇花一現的一代拳王,常常是後繼無力,徒留嗟嘆。
  從以往的蛋塔、甜品、飲料店等,太多這樣的案例了。
  雖然這世界沒有完美的狀態,但我曾在想,如果能把日本的紀律和群性,結合臺灣的彈性和創意,那會是多美好的一個組合。但這就好像你想娶個老婆,進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個性又貼心、又體貼、又能幹、溫柔賢淑卻又能內能外,有結過婚的男人一定知道,這樣的老婆真的在小說里找比較快。
  總而言之,關於個性與群性,彈性與紀律間的平衡,能夠掌握到關鍵的人,應該就是未來的成功者吧!文/黃冠華(旭榮集團執行董事)  (原標題:台媒:如果臺灣創意加上日本紀律 會是美好組合)
創作者介紹

店面設計

cj03cjhew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